聚焦知识产权 保护新事业

聚焦知识产权 保护新事业
IT时报记者 钱奕昀

7月3日-4日,中国(上海)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2020上海浦江知识产权国际云论坛暨长三角珠三角知识产权合作联动大会在上海举行。

知识产权是科技创新的成果,从全球趋势看,国际竞争越来越体现为知识产权领域的激烈竞争;从城市发展看,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成为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的战略支撑。去年11月1日开始实行新《商标法》,惩罚性赔偿额度达到国际较高水平,知识产权正成为国家和各单位关注的重点领域。

2020上海浦江知识产权国际云论坛专题讨论现场

版权保护有新招

海量互联网作品的时代,知识产权之一的版权保护也变得越来越复杂。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长、暨南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特聘客座教授孙远钊将版权保护力度视为“走钢索”的过程。他认为,版权交易本身是以许可为主导,以著作权为核心的商业行为,这个“许可”背后所反映的是法律科技与配套结合的混合型竞争或者是合作,如果做得好可以对社会文化创意产业形成非常大的力量,这就是软实力。“我们今天很多行为都是在做交换,我们为了自己的方便牺牲隐私,牺牲我们所有权,以许可来代替,换取我们认为一些方便或者是厂家认为应该给我们的方便。就像看电子书也不是看我所拥有的书,是运营商许可我在看这本书。这些是未来我们发展版权产业,值得思考的内容。”

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国家知识产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副理事长陶鑫良大胆提出了一种全新的“默示许可”的互联网著作权授权模式:“打破几百年来一以贯之的先授权再使用的著作权传统模式,改为在先声明才能授权使用,不声明就默认为许可的模式。”

上海弼兴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薛琦指出,现在版权有三大问题,取证难、赔偿低、新型疑难案件多。他提出,完善取证机制,减轻权益人取证负担,拓展电子数据收集途径。“包括电子签名、可信时间窗、区块链、微信微博等,当然还有传统的法院调查取证方式,这些都作为证据使用。”

美国IBM科学家凌棕同样提到了区块链。他说,目前知识产权存在确权、用权、维权、确权效率低下的问题,而采用区块链登记确权这一电子方式比用纸的方式效率高,提供证明方式和手段更便捷,更容易进行版权溯源,维护原创者利益。“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相结合,将在知识经济领域将产生广泛的应用前景。用计算机自动搜索、分类,自动进行模式匹配,商标的识别,甚至初期专利审查,形式审查,帮助客户回答简单的咨询问题,高深一点的问题则采用机器翻译、语言的处理和特殊术语处理,甚至用大数据分析手段来研究知识经济某种特征、趋势和发展方向。”

专利保护范围大于软著

谈到科技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常用的有专利权与著作权两种方式。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暨知识产权部负责人、上海市闵行区知识产权保护协会秘书长郭国中建议,同时申请著作权和专利权的保护,为企业的科技成果上一份双保险,“一定不能只申请软件著作权,而放弃申请发明专利。”他举了某办公用软件的案例,指出权利人并没有申请专利,仅仅是以软件著作权来进行保护,“软件著作权保护就是源代码”,换一种编程软件编写代码,生成的办公软件虽然在功能上相差无几,但没有侵犯软件著作权。申请专利则可以通过文字描述来界定更为具体的软件功能以及执行方式,“专利的保护范围远远大于软件著作权,所以我们建议软件公司加大以专利保护软件技术的力度。”

商业秘密保护之“攻守道”

商业秘密保护是保护企业切身利益的重点,也是实务操作中的难点。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区别在于:商业秘密不需要注册,没有特定期限,不能公开,保护范围比较广泛包括非技术信息,都是属于商业秘密保护范畴;而专利保护是需要申请进行授权程序,有特定期限,可以公开换取保护,保护范围有限定。

郭国中分享了一组数据:2009年侵害商业秘密民事纠纷的裁判文书有22份,2019年则飙升至339份。他认为,这恰恰说明中国企业的维权意识增强了,企业注重通过创新来竞争,加强研发力度的同时,也增强了通过知识产权保护和维权来维持企业竞争力的意识。另一方面也说明,同业竞争引发了商业秘密的频繁泄露,从而造成纠纷案件急剧增加的局面。

企业如何保护商业秘密?郭国中建议:第一,要完善制度从而防患于未然,为涉密岗位和涉密文件建立涉密等级制度,甚至办公区域也应按商业机密的等级来分区;第二,要采取一些内部宣传措施,比如说在公司的墙上,张贴相关的明文规定。

郭国中还提醒,企业有时可能在不经意间侵犯了别人的商业秘密,“企业招聘新员工,对方可能将原单位的商业秘密直接应用在新公司,甚至隐瞒并谎称为自己的研发成果。为预防这种情况,建议对员工进行教育培训,告之员工这种行为的恶劣后果。”

一旦遭遇泄密,企业的首要任务是取证,取证过程要有公信力,可以找公证处和律师,也可以向法院申请诉前证据保全,在法院协助下,将侵权的证据固定下来。

为企业创新模式申请保护

技术创新不断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这些商业模式也逐渐寻求知识产权的保护。

各店CEO李煜是一位拥有20年互联网技术经验的连续创业者。2019年,李煜创办“各店”,作为一种开创性的电商模式,“各店”的创新体现在多个方面:独创的“接龙购”模式,包含团购、群接龙、秒杀、砍价、分销等功能于一体;平台零广告模式,创新圈子运营。此外,各店提供资金担保和分账结算,供应商和分销商之间最大的问题货款支付将通过资金担保解决,付款、分账都由系统自动处理。各店还有一键上架功能等,这些都是创新之举。

李煜指出,模式创新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希望创新模式在知识产权领域获得更大力度的保护。“过去只申请了软件著作权,而软件著作权只能保护代码,不能保护企业的模式和创意。但作为创新创业者,努力探索出来的新模式,一夜之间就被竞争者模仿抄袭,这是一大打击。如果能用知识产权保护商业模式和软件的创新,对创业者来说是最好的支持,能让我们踏实创新,不断释放更多创意。”李煜说。

郭国中建议为商业模式配以技术方案,就有机会申请专利,从而获得更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如果我们给商业模式穿上技术的外衣,那么就可以去申请专利。”他举了自己经手的一个案例,“当事人做了技术创新,新的技术方案没有落入原告方的专利保护范围之内,这样的做法称为规避。”他说,专利申请就是圈地盘,技术专利的圈地范围越大越好,还要加上篱笆,从而实现“反包围”。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