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识与资本之间徘徊:反思知识经济时代

知识与资本之间徘徊:反思知识经济时代
在知识经济时代,社会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不是“资本家”而是“知本家”。社会整体上构筑于网络化的信息运行之上。

这样一来,与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相比,人们进一步得到解放,摆脱物质束缚而获得更大的自由。这种历史演变令人欢欣鼓舞。

但是,人类的思考与追求是从不停顿的。在这个超越了现代化进程的时代里,个人的生活状况将是怎样的呢?

成为“知本家”,是否比成为“资本家”更容易?恐怕不尽然。

首先,普遍说来,人们并非完全自由地获得知识。教育和文化资源存在分布上的差异。在不均等的文化资源背景下,人们对信息和文化的资源占有,一样会受到先天的限制。比如一个偏僻山区的小孩,显然不可能得到与一线城市的孩子同等的教育机会、成长机会。

信息和知识资源、教育和文化资源同其它资源一样,不仅天然地、历史地不均等,而且也是有限的、稀缺性的。因此不能主观地排除出现文化霸权和知识垄断的可能性。

其次,取得优势仍需要全方位的实力。在获得和运用知识的过程中,更需要经济的支撑,并因此而受到各种限制。成为“知本家”的道路,或许并不那么轻松和令人欢欣。

当然,“知识”比“资本”更可共享、可持续。比起金钱,信息能够被更多的人获知,只要他愿意并且能够主动寻求,这样就有可能更大程度地实现社会的平等和进步。

此外,现实地看,有知识还不等于有财富。知识分子尽管知识渊博、才华出众、富于创造,但常常认识不到自己的价值,或者耻于将智慧与知识转化成金钱。于是,他们的知识与智慧,只能像被埋没的宝藏一样,一钱不值。

一个人的富有与他本身拥有的知识的多少,并不一定成正比。一个人,能将自己的知识资本化,并善于借用别人的智慧,似乎就可以财源滚滚。相反,知识再渊博的人,如果无法将知识资本化,也永远富不起来。

这就需要一双洞察信息的慧眼。一条有价值的信息常常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在知识经济时代,生产的基本要素就是知识和信息。知识和信息的投入与处理是提高经营利润的关键,学会了捕捉信息并迅速果断地处理信息,等于拥有了打开知识经济的钥匙。

这还需要有经济意识,知识无法自动地转化成金钱,重要的不是拥有多少知识,而是如何将知识资本化。

知识资本化最为简单的就是明码标价,公开出卖。但是,比尔·盖茨如果将自己的知识与智慧高价出卖,而不是自己干,能有上千万财富就算了不起了,绝不可能成为当今世界富豪。

这说明,不能简单地将知识与智慧卖出了事,而应该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怎样才能使拥有的知识获得最大的效益。

最后还要学会利用知识资源。“不联合即完蛋”,这是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为美国企业家提出的忠告。在经济全球化、技术国际化、科技高速发展的知识经济时代,仅靠个人的智慧是没有用武之地的。

无论是知识还是财富,都不是人生的终极目的。我们游走于充溢着信息与符号的空间时,什么可以作为真正的寄托?浮光掠影的虚拟景观,难道不是一种自我麻醉与放逐吗?

或许,我们更该反思这样一个时代,并积极建设与之相应的人文精神、社会规范,让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形态服务于我们的本意,防止心智沉溺其中。

文|乌衣白话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