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伟:经济修复的结构与节奏

来源:赵伟宏观探索

报告要点

重申观点:随着下半年财政支出等加快落地,经济行为和信用环境修复或将延续。政策和经济的组合,短期仍有利股市、不利债市,但对中长期债市也不必悲观。

生产活动:制造业产出加快增长,建筑链、汽车链拉动显著;服务业继续修复

7月,制造业产出加快增长,其中建筑链、汽车链拉动显著;采矿与电热燃明显回落。7月,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4.8%、持平前值。大类行业中,制造业产出增速6.0%、较前值抬升0.9个百分点;其中,中上游黑色冶炼类、设备制造类,中下游汽车制造(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产出增长进一步加快,与建筑链高景气、汽车销售改善逻辑较为一致。采矿和电热燃增速,分别下滑4.3和3.8个百分点。

近期中微观高频数据的表现,也指向建筑和汽车链景气的改善。7月以来,钢材消费量、建筑钢材成交量,水泥开工率和出货率等,均出现逆季节性上行、高于往年同期;价格来看,钢价快速上涨、玻璃价格创2012年以来新高。建材量价同步改善,指向基建、房地产等投资的加速修复。同时,轮胎开工率持续上行、高于2019年同期水平,橡胶期货价格已较6月底上涨逾10%,反映汽车链景气。

终端需求:基建投资小幅回落,地产“韧性”进一步凸显;居民消费修复偏慢

地产投资、部分制造业等,支持总投资增速继续抬升;基建投资放缓。7月,投资当月同比估算6.1%(5月5.4%);主要分项中,地产投资表现亮眼,单月同比11.6%,销售和新开工改善、交付逻辑等的支持正在体现。制造业投资增速抬升0.4个百分点至-3.1%,其中有色、铁路设备、电气机械、纺织业投资恢复增长。基建投资增速下滑至7.7%,下半年广义财政支出加快仍将对基建投资形成支持。

居民消费继续修复,但进度相对较慢;在就业和收入端制约下,居民消费年内的修复幅度仍需观察。7月,社零同比继续负增(-1.1%),跌幅仅收窄0.7个百分点。其中,商品消费增速7月首次回正至0.2%,在较大程度上受汽车提振(与需求修复、基数扰动等有关),而绝大多数的必需和可选消费品消费增速回落;餐饮收入7月同比-11%、跌幅收窄4.2个百分点,居民线下服务消费修复较缓慢。

政策思考:就业改善较慢、重点群体压力高企,政策尚不具备转向的微观基础

经济修复结构分化显著,使得就业市场改善较为缓慢,重点群体就业压力居高不下。第二产业和生产性服务业,修复进度明显快于生活服务类行业,使得就业市场结构性压力显著。截至2020年7月,全国调查失业率仍居高位、达5.7%,新毕业大学生等失业率进一步抬升、在20%左右,远超过历史同期水平。考虑到约500万农民工并未返城、超1000万农民工二次返乡等,实际就业压力可能更大。

中短期来看,吸纳就业较多的生活服务业和小微企业经营压力仍然较大,就业市场或将继续承压;保就业“底线思维”下、政策环境尚不具备转向的宏微观基础。机构调查结果显示,未来一段时间计划缩减雇员的企业占比可能继续上升,尤其是经营压力相对较大的小微企业。结构性失业的背景下,受疫情冲击较大的生活服务类行业、小微企业等,仍将是“保就业”、“保企业”等政策支持的重点对象。

报告正文

1、生产活动:制造业产出加快增长,建筑链、汽车链拉动显著

7月,制造业产出加快增长,其中建筑链、汽车链拉动显著;采矿与电热燃明显回落。7月,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4.8%、持平前值;分区域来看,东部地区产出增速大幅抬升,中、西部均有所下滑。大类行业中,制造业产出增速6.0%、较前值抬升0.9个百分点;其中,中上游黑色冶炼类、设备制造类,中下游汽车制造(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产出增长进一步加快,与建筑链高景气、汽车销售改善逻辑较为一致。采矿和电热燃增速,分别下滑4.3和3.8个百分点。

行业高频数据的表现,也指向建筑和汽车链景气的改善。7月以来,钢材表观消费量、建筑钢材成交量,水泥开工率和出货率等,均出现逆季节性上行、高于往年同期;价格来看,钢价快速上涨、玻璃价格创2012年以来新高。建材行业量价同步改善,指向基建、房地产等投资的加速修复。同时,轮胎开工率持续上行、高于2019年同期水平,橡胶期货价格已较6月底上涨逾10%,反映汽车链景气。

服务业产出增长加快,其中现代服务业增势较好、生活消费服务类行业缓步修复。7月,服务业产出同比增长3.5%,较前值上升1.2个百分点;其中,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增势较好,如信息技术服务业产出增长13.7%、持平前值,金融、房地产业增速10.4%、7.8%,较前值进一步抬升。住宿餐饮等居民服务消费相关行业等,商务活动指数均较6月份有所抬升,线下居民消费活动景气继续改善。

2、终端需求:基建投资小幅回落,地产“韧性”进一步凸显

7月,地产投资、部分制造业等,支持总投资增速继续抬升;基建投资放缓。7月,投资当月同比估算6.1%(5月5.4%)。主要分项中,基建投资7月同比7.7%、下滑0.6个百分点,主要受到电热燃投资增速回落拖累;下半年广义财政加快支出,或仍将对基建投资形成一定支持。相较之下,地产投资表现亮眼,单月同比11.6%、较前值进一步抬升;销售和新开工改善、交付逻辑等对地产投资的支持正在体现。

制造业投资跌幅小幅收窄,部分建筑链行业、外贸链行业投资增速年内首次回正。7月,制造业投资增速抬升0.4个百分点至-3.1%,总体而言修复仍然较为缓慢。其中,存在需求支持的部分建筑链相关行业、外贸链相关行业,投资增长表现相对较好;例如,铁路设备、电气机械、纺织业投资增速年内首次恢复正值,有色金属加工冶炼业投资同比也在增长。相较之下,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通用设备等投资跌幅进一步扩大。

居民消费继续修复,但进度相对较慢;在就业和收入端制约下,居民消费年内的修复幅度仍需观察。7月,社零同比继续负增(-1.1%),跌幅仅收窄0.7个百分点。其中,商品消费增速7月首次回正至0.2%,在较大程度上受汽车提振(与需求修复、基数扰动等有关),而绝大多数的必需和可选消费品消费增速回落;餐饮收入7月同比-11%、跌幅收窄4.2个百分点,居民线下服务消费修复较缓慢。

经济修复结构分化显著,使得就业市场改善较为缓慢,重点群体就业压力居高不下。截至2020年7月,全国调查失业率仍居高位、达5.7%,新毕业大学生等失业率进一步抬升、在20%左右,远超过历史同期水平。考虑到约500万农民工并未返城、超1000万农民工二次返乡等,实际就业压力可能更大。中短期来看,吸纳就业较多的生活服务业和小微企业经营压力仍然较大,就业市场或将继续承压;保就业“底线思维”下、政策环境尚不具备转向的宏微观基础。

合作、版权请联系华小姐:13641705556

相关